糖洛

脑洞有坑の日常

© 糖洛

Powered by LOFTER

线性关系

世界上最虐的不是双交线也不是平行线。


你们知道双曲线么


我们从陌路,一直走到那么近的距离。


近到是要伸手就能触碰到彼此。


却依旧毫无交集


最终背道而驰


╭(●'。'●)、 ╰(●'。'●)╮ 


我想平行线爱情理论应该大部分人都听说过吧,永无交集的两个人,却仿佛一直就在身边,每天每天相伴走着,却从来没有走近过对方。


这样的爱情,是悲剧,也是凄美的故事,可是现实却有很多,很多时候,发现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伴,想要走近,却发现一直陌生,其实归根究底,不过是淡漠。


双曲线的可能性比平行线多很多,至少两条平行线再怎么转变,即使看起来没有间隙,两者之间还是存在着空洞的寂寞。


╭(●'。'●)、 ╰(●'。'●)╮


我们是平行线 在爱情的两端 遥远的看着你 永不会再见面 


距离是分界线 心离我太遥远 就这样静静的 看着你走远 


我闭上双眼 假装什么都看不见 爱还在心里面 怕转身的一瞬间还会留恋


我捂住耳朵 假装什么都听不见 怕残留的温暖 在你回头的一瞬间还会上演 


╭(●'。'●)、 ╰(●'。'●)╮


双曲线可以组成的可能性,多到意想不到,可是楚楚一直相信,即使包装地再完美的双曲线,也不过就是比平行线多了一点臆想空间罢了。


第一种双曲线的图像是,弧线a与弧线b存在两个交点。


就好像是某些人和初恋之间的故事,一开始从陌生到熟悉,一起度过最花季的年少时光,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


不知道多少年之后,透过朋友的朋友的聚会,再次遇上初恋情人,封存在心中的记忆再次鲜活起来,曾记得在荣华道的街尾,你们的初吻仓促结束在昏暗的街灯下,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然后就莫名的,想要回味一下,然后你们再次有了交集,可是即使是多炽热的爱情火也抵不过时间的冲蚀,曾几何时以为最了解的人,居然有这么多根本不了解的地方,慢慢的,也渐行渐远了……


第二种图像是,弧线a和弧线b只有一个交点。


曾经因为被英雄救美,因为一见钟情,因为某种莫名的悸动,你们俩一起坠入了爱河,可是热情冷却得很快。


我没想过,我爱着的人,可能不是只对我好,忍不住有点吃味,可是那就是你啊,于是我开始怀疑,其实我是爱你还是只是感动了。


我没想过,我爱的人,可能不喜欢我爱ta的方式,可是就是爱了,有什么办法,可是就是改不了了,有什么办法?


绝望和茫然轻易摧毁了很多爱情刚刚建立起来的堡垒,如果我们的爱不够坚固,那么堡垒的沙土很快就会融入土地,换言之,爱随之消散了。


所以,曾经爱得如此炽热的两个人,也慢慢渐行渐远……


第三种曲线就是上面提到过的,弧线a和弧线b没有交点。


两个人相遇的时候感觉两颗心在慢慢靠近,一点点,一点点在靠近着对方的心,可是,始终无法打破两者之间存在的隔阂或者壁垒,于是只能渐行渐远,甚至只是在没有交集过的情况之下。


所以楚楚会宁愿遇上的是第三种情况,虽然非常绝望,感觉徒劳,可是其实也是最安全最美好的。


至少这种情况之下,两个人都没有过互相伤害的情况,就只是尝试接近对方的心,将那种感动和心悸的感觉,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角落。


夜晚提着很多购物袋子赶公交车的经历其实不算太美好,特别是穿着高跟鞋的时候,楚楚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遇上多多的。


当时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距离市中心有点远,只有赶在超市关门之前采购未来好几天的生活所需,车厢里人并不多,甚至可以清晰听到报站的声音。


前半车厢是一对相依偎打着瞌睡的夫妻,然后是直接蒙头大睡的年轻小伙,在后半截车厢里坐着一个捧着书的男生,楚楚挑了个车厢最中间的位置坐着,把勒手的购物袋子都甩在隔壁座位上,闭目歇息了一下。


可以感觉到,来自后方的男子探视的目光,是敏感吗?楚楚往后看了一下,他还在低头看书,可能是独身夜晚的时刻都会由莫名的不安。


楚楚探头看着窗外,火树银花不夜天,灯火完全掩盖了天上的星光,摇曳而扭曲的灯光在简直令人昏昏欲睡,再过六七个站才到华安路,强打着精神想着明天的企划案,这样的日子很充实,不过也很累。


在行进的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并不算多,但基本上,车厢的人一直没超过五个。


在华安路的前一个站甚至车厢除了后面看书的男生就只剩楚楚了,空荡荡的车厢安静的可怕。


拉起购物袋下车的时候,甚至听到男子在背后说晚安的声音,楚楚没有回头,心里默默给这个人扣分,只能怪时机不对吧。


转入拐角的接到,高跟鞋和水泥地敲击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还有一个转角就到家了。可是楚楚也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另一阵脚步声,比自己的脚步声要轻一地,缓一点,可是距离一直保持着,男人吗?


楚楚不禁加快了脚步,这样的时刻,这样的街道,独身的女人拖着满手的袋子对上一个男人,完全没有任何胜算。


这路上的街灯不多,甚至这一段路来说只有三个,之前还觉得路很短没什么差的楚楚很后悔没有认真研究过路程。


微微往后看,其实没有看到些什么但这种有规律的脚步声在现在却显得好像在倒数着的炸弹,可能随时就要了自己的命。


逐渐加快的脚步和心跳,不断刺激着肾上腺素在上涨,楚楚甚至感觉呼吸已经跟不上节奏,快要喘不过气了。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男生的呼唤:“小姐,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


下一个转角近在咫尺,只要转过去就到家了,可是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回头的楚楚看到的是坐在后面看书的男子。


“我想,你掉下了这个。”挂在他手指上的是个小手链,楚楚望了一下手腕的方向。


“谢谢你。”楚楚接过那个手链,却看到男生还站在原地。


“我叫多多,你好。”


“你好。”楚楚很想转身走掉,可是又有点担心转身会遇袭。


“你的名字呢?”男生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楚楚的紧张,还在执著于楚楚的名字。


“楚楚,我叫楚楚。”楚楚有点神经质的咬了一下嘴唇。


“楚楚,很美的名字,晚安咯。”男生说着就转身了。


楚楚迫不及待就飞奔去开了大厦的大闸,没看到男生目送她离开的身影。


但是楚楚相信,再也不想要遇见这么一个人了!


当然,楚楚也没有想要特意避开一个人什么的,还是在周三,还是晚上,还是22路公交,但是再也没有遇见那个在后车厢看书的多多,一样提着生活所需的袋子走在路上,但袋子里多了那么一只防狼装备,虽然从那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令她有恐惧感的事情,可是莫名的就多了那么一点安全感。


生活还在继续,不会因为你遇上谁而停止,而且那么一个路人甲乙丙丁的,谁有空闲一直记着。


直到同学会的相遇,和后来他的调职。


╭(●'。'●)、 ╰(●'。'●)╮ 


多多是恩恩的表哥,那一届的校草,甚至是运动健将,这样的他,其实光芒四射,不过他第一个邀舞的女生是楚楚,一个甚至已经差不多完全忘记他的女生。


“没想到,曾几何时,我们的生活居然有这么多重叠的地方呢。”得知如此多巧合的楚楚也不禁咂舌。


“如果我说,有一些不是巧合呢?至少当时我在车上认出你了,所以后来想了很久怎么跟你搭讪。”


“所以,在车上,你确实有看了我很久?”楚楚莫名发笑了。


“嗯哼,不止,我还看着你走进铁闸才走的。”多多莫名就想逗一下楚楚,其实当时只是觉得好奇,没想到,一见钟情?!?


“所以,你是爱上我了?”


“不准确,是我们相爱了。”


╭(●'。'●)、 ╰(●'。'●)╮ 


频繁的短信和邮件有时候也令楚楚有种太忙碌想要解脱的感觉,但更多的时候,很享受这种宠溺着的感觉,直到看到新调来的上司居然就是多多。


惊喜也有,但更多的是一种酸酸的感觉,在心里发酵着。


“我先自首,我也是今天收到的通知。”


“我们今天早上还一起吃的早餐。”


“就在早餐之后,我收到调职通知,真的。”


“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是同事?


“不止,还是你同居者和未来老公。”


“口气真大,会不会自傲了点?


“怎么会?我家已经收拾过了,打算过些天邀请你来住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安排,不如就今天吧,下班我陪你。”


“因为想我?”


“不止,因为担心你,我可不希望女朋友晚上回家还要担惊受怕的。”


“原来你知道,那你还……”


“为了令你印象深刻吖。


╭(●'。'●)、 ╰(●'。'●)╮ 


楚楚一直没懂,为什么多年没见,多多居然能认出自己,可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的信笺解释了一切。


那是曾几何时曾经很流行的网络语言,楚楚也转过一段:


世界上最虐的不是双交线也不是平行线。


你们知道双曲线么。


我们从陌路,一直走到那么近的距离。


近到是要伸手就能触碰到彼此


却依旧毫无交集,


最终背道而驰。


这一段文字被誊写在最顶端的位置,下方还有一段应该是多多的回应:


可是,最甜蜜的也是双曲线,


背道而驰的我们,因为无意间两个接点,


成为了对方最熟悉的彼此,


互相融入对方的生活,


最终同化成圈。

评论
热度(2)
2016-10-07